第041章、唐彦恐惧(1/2)

041

江秀沉吟少许,道:“引他上来!”他倒是对这唐家好奇起来,居然亲自把这么一位人物给赶了出去,难不成这唐氏几兄弟真的都是人杰不成?有意思。

立于门外的仆从则满脸讶色,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正要去应付了唐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这位主子怎么就突然会见唐彦,不放心又问了一遍这才离去。

到了院门口,仆从充满讶然的神色立刻吸引住了唐彦的心弦,当他怀着忐忑的心情,真真切切的从这名仆从口中得到这个消息时,整个人都带着不敢置信的喜悦之色,当即兴奋的取出一个钱袋直接塞了过去。

那仆从打开一看,足有十多马蹄金放在里面,面上露出真诚的笑容,殷勤的引着唐彦上了阁楼。

而江秀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唐彦一抬头就看到了江秀那古今无波的眼眸,顿时收敛笑容,努力做出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样子,但是心中的喜悦却无论如何改不了。

要知道,书院里的想要求见命世之才的人多不胜数,比他地位高的也油有十几名,偏偏他拔得头筹,这让他如何不兴奋?

上了阁楼,唐彦小心翼翼的蹭了蹭鞋底,生怕自己弄脏了这光华如镜的木地板,四处隐晦一扫,心中暗道:“不愧是命世之才,这环境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实际上,二楼只是中央放着两个几案,放着几个垫子,四周空旷,里面略显黯淡,南面一个凭栏,整个二楼一种色调,这才使得唐彦有一种不同凡响感。

再加上,江秀本身的命世之才的名声以及神秘感,这才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江秀从凭栏处走来,挥了挥手,仆从当即离开,这才一指一个垫子,紧接着自顾的坐了下来。唐彦顺着江秀一指的方向紧促的坐了下来,努力让自己冷静。

“在下江秀,今日恰好听到了一些事特地请唐兄你过来一叙,不知可否为我解惑?在下不胜感激。”

江秀语气平静的徐徐将自己的目的说出。

唐彦以为是听到了自己的丑闻,当下慌张说道:“杀死阖家使者实属冤枉,鹿老也许是受人蒙蔽了!”

江秀轻挑眉头取出那张布帛一看,淡然说道:“既然是鹿老说的,那么定然是真切的,鹿老从不虚言。不过今日之所以见你,是因为一个人。”

唐彦那个心头忐忑的,前一刻听到对方信任鹿老暗指自己并不坦荡,后一刻听到对方不是为了这件事又松了口气,然而就在此刻唐彦听到对方是因为一个人后,面色一僵,有了预感,语气艰难的说道:

“那个人……不会是唐弘吧!”

江秀低垂着眼说道:“正是唐弘。”

唐彦猛的窜了起来,面色一片铁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唐弘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他心中的禁忌。

或者说……恐惧!

是的,他恐惧了,被他欺压了15年的唐弘突然间超出了他的掌控,不仅仅成功逃脱,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的踪迹,直到秋祭的时候出现了。

就犹如黑暗中的一头狼,伺机就上来咬一口。

先是德高望重、名重无量的鹿青鹿老先生为他洗冤,仅仅是站出来说了句话,召来了阖家就让现在的唐家损失无算。

单单气运上就不说了,鹿青一句话直接少了三分之一的家族气运,紧随其后的阖家,又是赔偿了大量黄金、兵甲物资,若非他在场险些都要割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