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获封赵王(1/2)

唐弘力竭之下,朝着天空大吼一声:“师尊救我!”

话毕,暗念一声“系统”,快如闪电般的在空中一划。

旋即,唐弘整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瞬息间消失在了大殿之上!只余下呆滞的一众甲士,以及骤静的大殿。

擦擦擦!

所有人下意识的反复又反复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再三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后,所有人面面相窥,而董卓则一股寒意顺着脊梁骨涌上大脑。

董卓至此胆颤心惊,当下悬赏五千金,封万户侯,誓杀刘弘,并命专人绘成画像张贴各郡县。

汉灵帝庶出长子刘弘之名也瞬息间传遍天下十三州之地,为人津津乐道,成为酒馆中说书人的谈资。

就算有人怀疑刘弘真伪,也会泯灭于大势之下,掀不起丝毫浪花。

要知道,汉灵帝荒yin之名可是天下尽知,有这么一个庶子并不奇怪,要知道何后秘密处死的子嗣就有不少。

再加之神鬼莫测的踪迹,种种光环环绕,诸多大臣倒也没有怀疑,就算有些怀疑的,也需要有人能杀死董卓,倒也识趣的紧闭上嘴巴,跟着别人期待刘弘的下次出现。

和原剧情一样,小黄门通知诸位大臣王允邀请他们参加宴会,曹操逼问后见没有结果,又和袁隗攀谈,最终嘲讽了袁隗一脸,不欢而散。

直至,当天夜晚来临诸大臣抵达,只不过这一次谈话主题则多在唐弘,随后曹操口出狂言,被王允表面上叉了出去,暗中又请至后院书房。

暂停!

唐弘面色苍白的将世界暂停后,长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血肉模糊的双手,不由觉得自己是应该锻炼一下体质了,吕布那一下再重些,他再迟疑些,恐怕他今天也就死了。

唐弘不敢迟疑,立刻出了门找到了医馆,将余下的江州金尽数抛出,医者连忙上前,将唐弘安置下来,用小刀用火烤后正欲割除烂肉。

“慢慢,慢着,老大夫,劳烦你能不能用酒消毒一下伤口?没麻沸散我可以忍,但你不能不给我消毒啊!”

剧痛下,唐弘只能用吐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白发苍苍的老医师顿时傻眼,呐呐的问了一句:“消毒?麻沸散?难道是我闭门造车了?”

“哎呦卧槽,你他么快点好吗?很疼的啊!”唐弘怒了,老子这身受重伤你特么还琢磨个屁啊!

老医师连忙点了点头,右手哆嗦着招呼学徒取来清酒,就在这时,唐弘皱眉说道:“我说你不会老年痴呆症吧?”

老医师一时之间听不懂唐弘在说什么,自顾的用酒清理了一下伤口后,切除烂肉,取来一些草药碾碎后敷于伤口处,包扎完毕后,说道:“没伤到筋骨,只是皮肉伤,养好就成了。不过你这小子硬是一声没吭,到是个硬骨……”

老医师话头顿住,有些无语和郁闷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昏迷过去的唐弘,最后摇了摇头,伸出手来,将唐弘昏迷中因为剧痛而紧皱的眉毛抚平,召来一位学徒安置于后院。

当唐弘悠悠醒来时,窗外天色大亮,回想起什么稍稍的动弹了一下双手,发现虽然依旧疼痛难耐,但比起昨日显然好很多,徐徐起身后走至院中,一名学徒见了后唤来老医师,唐弘当即再三感激。

一番感恩后,唐弘已然察觉自己身上已经没钱了,不过对此唐弘并不在意,几年之间积累下来的钱财绝非只有这么一点,只是狡兔三窟,唐弘为了防止出变故特地留的后路。

只是一夜之间,唐弘如今饥饿难耐,打算先去客栈吃完早饭后再去取钱后离开,因为昨日唐弘付钱时颇为大手,吃一顿早饭是够的。

然而,当唐弘赶回客栈时,只见客栈外两伍士卒守在门外,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唐弘试探性的走至客栈门口,却不见阻拦,当下也就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殊不知那两名伍长赫然就是昨日守卫唐府的那两人,那两名伍长相识一笑,眼底闪过一抹怜悯,双双一挥右臂将整个客栈团团包围起来。

登至二楼,走至自己房间门口,唐弘这才回味过不对劲,怎么这么安静?客人呢?伙计呢?掌柜呢?

唐弘紧握着拳头,嗅到了一抹阴谋独特的阴冷味道,迟疑了一下,推门而入。

屋内共三个人:唐雄、唐彦、昨日敦厚的铁匠汉子。

唐雄静静的看着他,说道:“昨日,盐阳郡永镇县阖家遣使,于百花阁被一名疑似彦儿的人杀害!而彦儿昨日与严家的人把酒言欢至深夜,并且同宿一席。”

唐弘捂着胸口,闭着眼睛,忍不住留下了一滴泪水,徐徐说道:“唐彦是人,我就不是人了?他犯下的错就必须我来顶替?好一个唐家,好一个唐雄!你再一次,活生生的从我的胸口再捅了一刀!”

“哼,分明就是你这个贱种,嫉妒我的才干,发泄自己对唐家的不满,故意伪装成我的样子,与使者争风吃醋,然后故意杀他!”

唐雄冷淡的说道:“而你杀人的剑正是从这家铁匠铺内购买,现在人证物证俱全,你认罪吧!”

唐弘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名敦厚汉子。那汉子别过头沉默的看着地面,不与唐弘对视。

唐雄叹了口气说:“你们都出去吧!我跟他聊聊!”

两人离去后,唐雄站了起来,徘徊了一下,对低着头看不见表情的唐弘说道:“弘儿,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我必须要为整个家族去考虑,你大哥是这一代里最优秀的人物了,他现在要去白鹿学院,万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事。”

“所以你就让我去顶罪?杀人者偿命!他是你儿子,我就不是了?!!”唐弘骤然抬头,指着唐雄表情愤怒的怒吼着:

“我只问一句!凭什么?!!!”

“就凭他是深红色本命气!唐家需要崛起!我只能牺牲你!我心中何尝愿意这样?!弘儿,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下,为这个家族考虑一下!”唐雄竭力争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