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褚雨宣怀孕了,老婆奴爱翘班的贺大总裁今天的上班时间也正式宣告结束, 把下午的周总结会议直接交给下属。

工作安排下去后, 贺大总裁暗戳戳溜进厕所要往垃圾桶里捞测孕棒,爪子还没伸进垃圾桶,就被褚雨宣抓了个现行。

抵不过贺南撒娇, 褚雨宣把剩下两根测孕棒也用掉了, 然后坐在马桶上看着贺南小狗捧骨头似的一手握着一个验孕棒蹲在厕所墙角, 目不转睛的盯着两根并行在一起的测孕棒。

此时, 身价千亿的贺大总裁简直是一种投了全部身家等宣盘的小股民既视感。

贺南屏息凝神的望着那条浅色水印缓缓往上面攀爬,大约十几秒钟, 测孕棒上的第一道紫红色横条就显示出来了, 贺南激动的手一抖,紧接着,第二数据就很快显示出来了——浅紫色。

两个测孕棒同时显示出两根线条,随着时间一秒、两秒,那两条浅紫色的印记也越发明显起来,虽说都没有对比线颜色深,但是并没有浅很多,毕竟按照褚雨宣的受精时间, 已经有二十多天了。

“宣……宣哥,”贺南眼睛黏在测孕棒上,声音发颤道:“显示两根线, 是、是、是怀孕对吧?!”

褚雨宣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提起裤子, 冲了水,走到洗手台前洗手,边洗边从镜子里看着蹲在玻璃门后的贺南:“贺南,自从和你结了婚,我一度怀疑你的智商有问题!”

一年前在某机构给晨晨做智力测试,晨晨的智商为140,于是他很心水的拉着贺南也测了下。

妈蛋!

结果,他的智商为90,贺南的智商为180,这特么的什么鬼数据!!!

而且,事后那测试员还拿着测试单很乐呵的对他说:果然是两位的亲儿子,90+180÷2四舍五入可不就是140嘛,您真幸运,找了个天才老公,生了个高智商儿子。

……

“宣哥,”贺南意识到褚雨宣离开,这才猛地抬头看向褚雨宣,然后小狼狗似的奔到褚雨宣身后把人圈在怀里,在他耳下胡乱的亲:“你真的怀孕了啊啊啊,怎么办,总感觉自己在做梦,就像是当初把你娶到手的前几天,老害怕是做梦了,雨宣,宝贝,你让我突然觉得生孩子是一件很神奇、很神圣的事情。”

“哎呀!”褚雨宣无奈的推开贺南抱在他腰间还拿着测孕棒的手臂,命令道:“贺南,把测孕棒扔掉,脏死了!”

其实也不太脏,上面的导尿区盖着一个粉色盖子。

“不要,这个要留作纪念。”贺南兴奋地在褚雨宣脸上亲了两口后,举着测孕棒,在褚雨宣眼前晃:“你看,都是两条线哦,而且颜色好深,好明显。”

“……”褚雨宣看智障似的瞪了贺南一眼:“我要吃西柚,赶紧给我弄!”

“好的。”褚雨宣转身出去了,贺南又跑到马桶旁边,踩开垃圾桶盖子,探腰瞄了一眼躺在里面的测孕盒上的说明,然后喜滋滋的揣着两根测孕棒进了卧室。

他要把这两个宝贝藏起来。

今天是周五,褚雨宣刚醒来没一会儿,身子有点绵软,不太想动,就窝在贺南怀里吃点水果看会电视。

中午,依旧是贺南亲自下厨做饭,吃完饭,褚雨宣想做工艺画,却被主动‘帮忙’的贺南骚扰的连一瓣花片都没贴成,最后还在工作桌上挨了一顿温柔炮。

下午四点,贺南和褚雨宣准时从贺氏地产大厦出发,正好能赶上去幼儿园接晨晨大王放学。

晨晨已经四岁半了,但是几天不见褚雨宣,周五晚上一定要粘着褚雨宣睡觉觉的,贺南这两年对他也极为娇宠,非常有做父亲的自觉。

于是,晚上,父子俩分别霸在床两侧,把褚雨宣挤在中间,一人抱褚雨宣一条胳膊,和平道了晚安。

褚雨宣和儿子睡着后,贺南偷吻着褚雨宣的唇角,暗搓搓:嗯,宣哥说明天去医院做了检查之后才能宣告家人,那么明天,也是时候给他妈交代,以后不能让晨晨粘着褚雨宣睡觉了。

褚雨宣现在怀孕了,被他和儿子两个人挤在中心肯定会难受,以后还是他一个人抱着比较好。

第二天,晨晨粘着褚雨宣和贺南出了门,跟去了贺氏医院,贺南把车停在约好的停车区后大约五分钟,雷焱便带着楚晗赶到了。

晨晨一看到楚晗被雷焱扶下车,立马张开小手臂飞奔过去:“小晗叔叔。”

雷焱看到小家伙,剑眉几不可查的颤巍了一下,结实的左臂迅速护在楚晗挺翘的肚皮前面,怕被晨晨一个不小心冲撞到。

不过,晨晨很懂事,跑到楚晗面前时,脚步猛地就缓了下来。

“南哥,宣哥。”楚晗轻轻拉下雷焱挡在他身前的手臂,朝走来的褚雨宣的贺南打完招呼后,温柔的微弯着腰,在晨晨小脑袋上摸了摸,微笑着,轻声慢语道:“晨晨,好久不见,叔叔好想你哦。”

雷焱是贺南的表哥,虽说是罗美蔺那边隔了三代的远亲,但是两家关系走的很近生意也合作亲密,又是贺南最好的兄弟。

楚晗现在和雷焱结了婚,按理说,褚雨宣和贺南要称他哥嫂,可是,楚晗对贺南和褚雨宣的叫法还是改不过来,褚雨宣也喊着别扭,雷焱也便随他了。

各叫各的,都来的顺口。

“叔叔的肚子又大了。”晨晨抬头对楚晗说完,望着他鼓的滚圆的肚子,小桃花眼里带着几分荡漾的对那一处伸出了小狼爪:“是不是因为弟弟在长大。”

“是哦。”楚晗笑着,手上习惯性的比划道:“弟弟已经有木瓜那么大了哦。”

“好想弟弟快快长大出来陪我玩。”晨晨说着就掀起楚晗的衣摆,正半搂着楚晗和贺南说话的雷焱一个不注意,小家伙就把脑袋钻了进去,在楚晗的肚皮上亲了一下:“弟弟,么么。”

“妈的!”雷焱听到晨晨的亲吻声已经为时过晚,他一把揪出小家伙,怒目瞪他:“熊孩子,又占我老婆便宜。”